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教程 - 不受欢迎的女孩,如何从讨好、证明模式活成享受模式

不受欢迎的女孩,如何从讨好、证明模式活成享受模式

{field:pubdate function=MyDate('Y-m-d',@me)'/} 作者:思维秘密网 围观:52

  我出生的年代正好赶上疯狂的计划生育时代,而且改革开放刚来,家家户户都在铆足了劲儿生儿子赚大钱,只生一个好。

  我的父母早婚早育,姐姐在爸爸20岁的时候出生了,想象一下真是早的不像话。重男轻女是祖传的模式,爸爸也逃不过被奶奶追加生儿子的命运,很不幸的时候我被生出来还是个女孩,所以奶奶给我起了个类似于招娣的乳名-跟儿,表达了父母和祖辈对要生一个男孩的期待。

  听妈妈说我出生后几乎不哭,除了喂奶知道有我这样的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平时就安静的待在摇篮车里,一动不动,做了疗愈师回过头来看我的婴幼儿期,原来一个知道自己是不受欢迎的孩子是会选择不给别人添麻烦的方式活着,也算是一种求生本能了。

  小时候我一直在生病,现在想来那是为了得到父母的关注,那会的病一直在呼吸道反复发作,原来那是压抑在内在想表达却无法表达情绪。

  作为老二,我是个天生的讨好者,有着极强的求生欲和表现欲,恨不得把全世界的目光和爱全部吸引到我的身上来,所以我儿童时期是freestyle,大人们被我控制了……

  记忆中其他的小朋友都是着,被生拽着,被放在桌子上强制表演,曲目覆盖儿歌、唐诗、舞蹈、绕口令、学动物叫等。被拉着表演的小伙伴们像上战场一样悲壮,有人嚎啕大哭,有人在地上打滚,有人突然肚子疼,有人突然头疼,反正他们怎么表现自己的撒泼气质,也逃不过得给大婶大妈大叔大伯大爷们露两手,要不然他们当爹当妈的人就在“炫子大赛”中败下阵来。

  堂哥永远都是被大大揪着耳朵背唐诗,边背边用棉袄袖口擦即将过河的白龙马,有时候来得及出溜一下吸进去了,有时候来不及白龙马就过河了,堂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起胳膊用袖口擦走白龙马,所以堂哥的袖口永远都是锃亮锃亮的,因为那上面都是战死唇边的大鼻涕流儿。

  和他们的哭天喊地不同,而我就是那个用我的freestyle瞬间出场就可以秒杀他们的“小戏精”,很拉风,想知道堂哥当时的心理阴影面积。

  做了疗愈师回过头看自己的童年,我知道那不是真正的享受,那只是作为老二的求生欲,想要更多的关注和更多的爱。

  小时候,傲娇的我瞧不起这些“胆小鬼”们,本“二小姐”就是爱秀啊,又能跳又能唱,显摆还来不及,天生的戏精,嘴甜哄好所有人。“二小姐”是我爸对我的爱称,我爸一过年他最爱带我去各家显摆。

  我是强迫大人看我演出,我嘴又甜,哄的大人们很是开心,且场面越大我越起劲,关键是本姑娘杀手锏是:唱完或者跳完收钱!!!给少了还不要。多年后被割韭菜的大爷大叔们见了我还说,来给大大唱一个,给你一块钱。

  收钱都不足以体现“本二小姐”的成就感和求生欲,我就从唱歌跳舞收钱变成了把大家所有人碗里的肥肉扒拉到我的碗里来。没有办法从小就具有江湖卖艺的气质,连要饭也要的这么有格调,刚改革开放能吃到肉是算大大的改善生活了。

  听我妈讲,这屋里有8个人我就能把8个人碗里的肥肉全部挑过来,转挑大肥肉,你懂得,小时候的的肥肉真的是真材实料的肥肉,只见脂肪不见瘦肉的。

  “你吃肥肉吃得让人恶心,我现在想起来就想吐啊,小嘴里塞的满满当当,两个嘴边直流油,一看快到脖子里了抬起袖口就是一擦,人家男娃娃的袖口锃亮是大鼻涕流,你的袖口锃亮是猪油啊。”我妈描述我吃肥肉的情节,让我现在都能回想起那个场景,真实还原,就是有点恶心。

  爱的匮乏最本能的体现就是在吃上,心理健康快问大大好!”妈妈热情的给我使了个眼色,我妈在我快30的年纪,一起走路上还会提醒我见人要问好。

  我抬头看了大大一眼,似笑非笑的撇一下嘴,没有张嘴叫人,没有配合我妈的演出。“这丫头以前嘴甜呢,现在咋不说话呢,不问人呢。大大给你一块钱,你给大大唱一个呗。”大大摸着我的头怀疑的问。

  我撇头后退了2步,从大大的手里挣脱了,第一次觉得“给大大唱一个”的要求是一个让人很窝火的无理要求,我不要脸吗,我这么大人了,这还在街上。很想知道小时候那个嘴甜招人爱的“戏精”到底是不是我,自己都觉得好陌生。那个瞬间我突然想起堂哥被大大揪着耳朵流着快要过河的白龙马背唐诗的样子,原来人家是比我觉悟的早,我是后知后觉型,小戏精真是戏多啊。

  提前把戏精的额度用完了,所以职场里的我不爱说大话,不爱表现,不爱拍领导马屁,不爱夸别人,难道被我妈那句“你嘴冻住了?!”施了魔法?

  不是,是因为我知道我可以照顾自己保护自己了,我不需要讨好别人来活着,我靠本事活着,但是我知道我从讨好模式进入了证明模式,证明我不比男孩差,我依然被卡住了。

本文章的作者
本周阅读排行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