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教程 - 人均每天刷短视频110分钟,刷了个寂寞?

人均每天刷短视频110分钟,刷了个寂寞?

{field:pubdate function=MyDate('Y-m-d',@me)'/} 作者:思维秘密网 围观:68

  最近新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18亿,用户使用率最高,黏性最高,喜爱度高。

  短视频已成为用户“杀”时间的利器,以人均单日110分钟的使用时长超越了即时通讯,也就是比我们每天用微信的时间还久。短视频平台抖音不久前日活用户突破6亿,也说明了短视频的火爆和用户市场的庞大。

  人是视觉动物,对于视频这种动态视觉媒介形式有着天生的偏好。短视频内容多样有趣,加上短视频产品基本上都运用了一种针对大脑运行机制的“上瘾”模式来设计,无穷无尽的信息流引导着用户持续使用,根本停不下来。

  那么,上瘾机制是怎样运行的?《上瘾》一书介绍了“上瘾”机制的形成和上瘾模型的四个阶段,包括:

  第三阶段:多变的酬赏。针对大脑的奖励机制能激发人们对某个事物产生强烈渴望和更多期待,沉迷进去。

  在手机APP上打开了通知功能,APP便常常会给我们推送热门短视频,吸引我们点击。或是刷短视频时正好看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触发我们点击和浏览。这是一种“自主型触发”。

  驱使我们采取行动的核心动机主要有三种:第一种是追求快乐,逃避痛苦;第二种是追求希望,逃避恐惧;第三种是追求认同,逃避排斥。

  当外部触发刷短视频成为习惯行为后,情绪和情感便成为一个内部触发点,也是我们刷短视频的一个主要动机:追求快乐。当我们感到烦恼沮丧时,想轻松愉悦一下,想起短视频的好玩有趣,便会打开来看一看、乐一乐。

  这种行为进一步强化了习惯,成为一种“条件反射”——只要我们受到负面情绪的内部触发刺激,就会去刷短视频,寻求心理上的放松和安慰。我们和这个产品、这种行为便建立了稳固的联系。

  很多互联网产品在引导用户行为的过程中,产品设计者常常利用了人类行为的两个基本动因:一是该行为简便易行,二是行为主体有这个主观意愿。

  跟同样容易让人沉迷的微信朋友圈、今日头条新闻信息流一样,短视频平台也采用信息流的形式。一条短视频的呈现时间很短,往往只有15~60秒,只需要轻轻一滑动,就能呈现另一个新视频。我们的手指便不知不觉地进行这种简单的行为而停不下来。

  我们的大脑有一个“奖赏系统”。有研究表明,人们在期待奖励时,大脑会大量分泌多巴胺,激励着人们去寻求快乐的奖赏。

  奖励的变数越大、越难预料,多巴胺的分泌就越丰富,人会由此进入一种专注状态,大脑中负责理性和判断力的部分被抑制,负责需要和的部分被激活,使人不知不觉中沉迷进去。

  人对于不确定的事物总会有着天生的关注和恐惧,但是如果这种不确定性是以一种能带来好处的奖励形式出现,就成为一种惊喜而不是惊吓,也就让人更加关注和期待,引发心中的好奇和渴望。比如老和彩票这些有着不确定中奖机会的事情,成长学习是为了什么?是想围观吃瓜了解八卦,是想学习新知识,还是想放松一下、打发时间?

  很多时候,我们刷短视频是因为内心有种空虚感和匮乏感。那么,除了短视频,有没有其他渠道和方式可以进行替代,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可以尝试用一些积极的方式来代替刷短视频行为,满足内心需求,消除匮乏感,比如看书、听音乐、自由书写等。

  当我们把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工作或学习中,享受工作或学习带来的快乐和满足感,有着充实忙碌的安排,无暇他顾,便自然没有时间和需求去进行刷短视频的行为了。

  在工作、学习或休息时,如果控制自己不去看手机,或是把手机放在远离自己的地方,或是被别人保管着,也就没有了可以触发玩手机、刷短视频行为的机会。

  如果仍然无法控制自己去刷短视频,那么可以给自己设定一个浏览时限,设置好闹钟,或是请身边人协助监督,到了时间就提醒自己停止刷短视频的行为,及时脱离被控制的状态。

  最重要的是,当你和亲人、朋友一起时,记得放下手机,好好地和大家面对面进行交流,真切地感受双方之间的情感流动吧。

本文章的作者
本周阅读排行 文章推荐